Hi...歡迎光臨!會員登入 | 加入會員
2017/01/20發表,已被閱讀 3,361 分類:唱片評論

薩爾茲堡音樂節現場
布魯克納第九號交響曲


歷史上,擅長創作交響曲的作曲家很多,但沒有一個人像布魯克納這般,能把純粹音樂的交響曲,寫出如此的神聖性。第九號交響曲尤其如此,這是布魯克納生涯最後一部作品,甚至在樂曲還沒完成之下,布魯克納就撒手人寰,因此,這首交響曲僅有三個樂章,第四樂章付之闕如。我們總是對作曲家最後的作品感到興趣,因為,這些最後的天鵝之歌,到底集合了作曲家一生的豐富,粹練而成。

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在他去世前三年完成並首演,但在首演當時,貝多芬耳朵已經全聾,即便觀眾在演奏完畢後起立鼓掌,全場歡聲雷動,樂聖依舊無動於衷,因為他對於自己這首曲子能有什麼樣的瑰麗音響,以及待給人們多大的感動,他,聽不見,只能想像。這故事也成了愛樂者間口耳相傳的佳話。舒伯特的第九號交響曲,不同於他別的交響曲作品,架構宏偉,長度也更長,在當時代的交響曲中,確實「偉大」,這曲子融合了他充滿歌唱性的作曲風格,隨手一拾便是優美的木管和弦樂。但在此曲之後,舒伯特就無力再創作如此宏大鉅作。至於馬勒的第九號交響曲,雖然旋律絕美,但總擺脫不了一股陰影和憂鬱,處處充滿對於死亡和告別的暗示,馬勒也在完成此曲創作的隔年便即離世,連作品首演都沒能親見。

第九號,真的是這些偉大作曲家難以跨過的界線嗎?除了上述作曲家如此,德弗札克、佛漢威廉士等也都是,甚至連二十世紀的作曲家也有人中招,許尼特克也是第九號交響曲沒寫完就魂歸西天了。有人因此提出了「Curse of the ninth」的說法,這樣的說法更讓增添了當時許多作曲家心中的恐懼。葛拉祖諾夫還為此停筆創作,在他完成了第九號交響曲的第一樂章之後,就不再寫下去了,不知是否是這緣故,他之後又多活了26年。是詛咒?是迷信?是巧合?

不過,再討論下去,我們就變成「U-Mystery」了。詛咒的話題就此打住。話說回來,這些第九號交響曲,也真都是每位作曲家的偉大作品。這些「第九號們」,個個都是作曲家的大規模創作,也是他們作曲技巧最成熟的階段作品,還均是人生最成熟的年歲的反照,因此蘊藏了更深切的樂思,更多的體悟。也因如此,品味這些「第九號」,總更能發人深省。布魯克納的第九號交響曲,亦是如此,樂曲嚴謹而緻密,連結性極高,主題之間環環相扣,構成主題的旋律則層層堆疊,交織起豐富而多層次的音樂建築。

樂曲多的是層疊複雜的和聲,這對於樂團的合奏能力是一大考驗,如果合奏能力不夠好,這塊狀的音響就不夠有說服力。樂曲也多有管樂的合奏,尤其是銅管,諸如小號或長號,聲音都極具穿透力,就連在樂團合奏時,一旦「突搥」,聽眾也容易察覺。要把那輝煌燦爛的音色表現出來,用功使力不能少,不過,又要維持正確吹奏,即便轉調也要準確,還要打完近一小時的全場,對樂手而言,無疑是挑戰體力、耐力和技術的考題。對樂團來講,奏好此曲不容易,對指揮而言,又何嘗容易?難就難在怎麼把這層疊交織的音樂奏的有細節、有層次、有色彩,能夠展現音樂純粹的美,還能帶領聽眾進入一個神秘的彼岸,引發一個宇宙般的恢弘想像。

這個Signum的版本,是2014年在薩爾茲堡音樂節的現場錄音,樂團是愛樂管弦樂團(Philharmonia Orchestra),指揮則是杜南伊(Christoph von Dohnányi)。愛樂管弦樂團創立於1945年,是當時EMI的名唱片製作人李格(Walter Legge)一手打造,為的就是成立一個水準優秀,能夠為EMI錄製高品質音樂唱片的樂團。唉,也只有那個大戰結束,一片歌舞昇平的社會氣氛下,唱片業得以快速成長,這樣的大環境,推動了愛樂管弦樂團的成立。第一任的指揮是畢勤爵士,但樂團成立後不久,畢勤就指揮愛樂管弦樂團進行一場公開演出,因此,這個樂團也就此走出了錄音室,成為一個音樂會樂團。

後來,樂團由當時正值青壯的卡拉揚接手,唱片迷一定收了不少1950年代卡拉揚與愛樂管弦合作的錄音,對於剛成立的愛樂管弦樂團來講,卡拉揚的到來,對於樂團演奏水準的提升有莫大的助益。卡拉揚在愛樂管弦樂團的成就,讓他的聲勢水漲船高,使的樂團不得不另找賢才,屏雀中選的是克倫裴勒。克倫裴勒的指揮風格迥異於卡拉揚,更凝重厚實的音色,更恢弘壯闊的格局,讓愛樂管弦樂團再次提升。但是讓人意外的,在1964年時,李格突然宣佈因為財務問題,他必須解散樂團。但團員們堅持留下,決定不再倚靠任何團體或資助,成為一個自發性的獨立樂團,自此,樂團改名為新愛樂管弦樂團,以別於以往。直到1977年,才又更名回愛樂管弦樂團。此時,樂團指揮是慕提,後來又由辛諾波里接任。

1997年之後,愛樂管弦樂團的指揮換成了杜南伊。杜南伊生於1929年,祖父Ernst von Dohnányi也是老一輩的著名指揮,杜南伊便曾受教於祖父。他後來被蕭提相中,在法蘭克福歌劇院擔任助理指揮,也開啟了他的指揮生涯。不到三十歲,就出任呂貝克歌劇院的總監,之後接連被好幾個樂團請去擔任首席指揮,甚至身兼數職,蕭提離開法蘭克福歌劇院時,就指定由杜南伊接任。從那時候起,杜南伊就開始受邀在薩爾茲堡音樂節當中擔任指揮。


廣告

杜南伊最讓人稱道的輝煌時代,就是在1982年起,一連廿年,在克利夫蘭管弦樂團擔任音樂總監的日子。這個時期,他在Decca留下了許多精彩的錄音,樂迷一定熟悉。同樣的,他在接掌克利夫蘭的時期,也身兼其他樂團的指揮,我無法一一細數,他站過太多美國與歐洲重要樂團的指揮台。但,其中與這份錄音有關的,就是他從1997年起,開始擔任愛樂管弦樂團的首席指揮,一連11年,卸任時,他已79歲高齡。杜南伊即便年事已高,依舊活動力十足,積極提攜後進不說,仍舊參與公開演出,這份2014年的薩爾茲堡音樂節現場錄音,就是他在85歲時指揮愛樂管弦樂團的記錄。

Signum與愛樂管弦樂團合作多年,當中有許多錄音演奏都十分精彩的佳作,聽過幾張,錄音效果均不俗,我尤要誇一下這布魯克納第九。這張CD採用24bit數位錄音,透明而且平衡,動態表現出色,細節與微動態充滿畫面性,這樣的優質錄音,很能彰顯布魯克納音樂的特質,讓人欣賞到布魯克納第九號交響曲的美。若非事前已知指揮是杜南伊,否則乍聽之下,真難辨認。很多指揮在遲暮之年演出,往往會用較慢的速度,即便沒有像傑利畢達克那般緩慢悠遠,卻多有此傾向;克倫裴勒晚年在愛樂管弦留下的厚重莊嚴的錄音,就與他早年指揮風格不同;對比卡拉揚1980年代在柏林愛樂的錄音,以及1960年代甚至50年代的錄音,亦是差之甚遠。人總是會變,但杜南伊卻讓我覺得他更精進了,不但對樂曲解讀的更精細入微,而且並沒有變得慢拖遲步,依舊神采奕奕。



布魯克納的交響曲,因為多以塊狀音響呈現,因此,如果細節表現不夠,音響層次不夠清晰,音色表現不夠燦爛豐富,樂曲就容易顯為單調,第九號當然也是如此。我這一說,一面講的是音響,一面更講的是樂團演奏。這是份出色的演出,而且或許因為是現場音樂會,演出時感情更豐沛,起伏動盪之間,杜南伊以難以置信的流暢手法,從容帶過,既能顯萬鈞勢力,又有似水柔情。樂章轉換間也沒有窒礙突兀與生硬感。當知,一般交響曲會把詼諧曲放在第三樂章,布魯克納第九號卻是在第二樂章便出現詼諧曲,第三樂章又立刻轉入莊嚴的慢版,而且悠遠漫長。杜南伊的指揮實在從心所欲,在轉調和主題移換之際,充滿說服力。

無論您有幾張布魯克納第九號,這張,也請納入收藏。




這是愛樂管弦樂團的介紹影片。



2017年是薩爾茲堡音樂節50週年。



廠商資訊

金革唱片
電話:(02)8226-9909
客服專線:0800-031-360
網址:www.jingo.com.tw

廣告

[音樂] 自由自在的音符-史寇達「最後的蕭邦」
2016年6月13~15日,奧地利鋼琴家保羅.巴杜拉—史寇達(Paul Badura Skoda)在台北松菸誠品表演廳,錄製了「最後的蕭邦」(The Last Chopin Recording)。錄音之時,大師已屆八十九歲之齡,雙手十指展現的音符,無一不是自由自在的浪漫...《 全文

[音樂] 再買一張艾爾加,何妨?-傑米華爾頓的深情大提琴
艾爾加最出名的曲子莫過於他的大提琴協奏曲(op. 85)。寫作這首曲子時,艾爾加已經是個年過六旬的老先生了,那時候他正經過一場大手術,健康狀況不佳,或許正因如此,他把哀傷與感懷都給寫進了曲子裡。開頭的第一樂章便充滿了憂鬱哀怨的情懷...《 全文

[音樂] 情,歌,世代-西洋流行情歌經典
金革又有好東西,同樣也是大部頭,一次12張CD,一本書冊,整盒套裝捧在手上掂掂,重量可不輕。連兩年都出古典音樂,這次來個不一樣的——「跨世代情歌」。唉呀,可不是只有古典音樂才是音樂,流行音樂照樣能成經典,而且對很多人...《 全文

[音樂] 倒數中的現場錄音-舒伯特第九號交響曲「偉大」
[音樂] 新銳爵士吉他手-勇士李普勒的海海人生
[音樂] 蘇茲曼與愛勒斯再度攜手-又來一張「星塵」
 
  
(多關鍵字搜尋時,請以半形「,」隔開) 

Integra DRX-3.1環繞擴大機
十七:Integra DRX-3.1環繞擴大機 Intergra DRX-3.1內部搭載Intergra自製的「H.C.P.S」(High Current Power Supply)高電流電源供應,各聲道在8歐姆承阻下,輸出功率可以達100W,瞬間輸出電流可以達30安培,推動低阻抗喇叭不手軟。本機除了提供一般的7.2輸出,也可支援...《 全文

Gryphon Kodo旗艦喇叭
Gryphon Kodo旗艦喇叭《 全文











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©2007 HanMedia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